88财富网

九鼎投资| 巴菲特| A股

快鹿上演“宫斗剧” 二级市场投资蒸发10亿

作者:网络         来源:第一财经         阅读量:223         发布时间:2016-06-23 14:08:18         分享到:

       攘外必先安内。如今,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集团”)连同此前主要的互联网金融资金端平台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在尚未解决投资者兑付危机、一拖再拖之后,出现了戏剧性的“内斗”画面。快鹿系内部高层上演了“争权”、“逼宫”、“对质”等一幕幕大戏。
       2016年6月15日,快鹿集团官网发布公告,称徐琪由于个人原因辞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一职,而就在隔日2016年6月16日,该公告已经在快鹿集团官网上不见了踪迹。
       从快鹿集团以及投资者等多方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快鹿集团需要兑付的资金缺口已经从4月末的20亿元急速上升至100亿元,波及投资者也逐步上升至20万人。早在4月15日的快鹿集团投资者见面会上,其负责人就曾表示,快鹿所有销售出去的理财产品总共价值约100亿元,如今风险敞口全部暴露。
       在更多投资者看来,过去两个月快鹿集团给出的兑付方案,几乎没有实现任何承诺,呈现了一拖再拖、安抚投资者为主的局面。而在兑付过程中,无论是华瑞银行、苏宁云商以及在一份网传的徐琪离职报告中提到的最新谈判对象东和昌集团等都出现了多种问题。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一位快鹿集团内部人士处获悉,之所以会出现当前的“内斗”局面,以及资产处置过程中的种种不顺利,均源于快鹿集团内部资产不透明,受制于多位高层在资产利益方面纠葛过于复杂,快鹿集团的资产清单始终无人知晓,也无法梳理清楚。

黄家骝“斗”徐琪
       一系列剧情最重要的“演出者”是现任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融资担保”)董事长黄家骝,以及快鹿集团危机发生后,曾以顾问身份被推至台前、接替快鹿集团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徐琪。
       2016年6月15日,网传一份徐琪辞职信以及一张徐琪发布在微信朋友圈对上任77天的感慨。随后,快鹿集团发布公告称“鉴于徐琪先生由于个人原因辞去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一职,公司特公告,介于其已主动辞去集团内所有职务,即日起,其所发表的任何观点仅代表其个人,均不代表快鹿立场。”虽然,该公告在隔天的16日已经被快鹿集团撤下,但是仍然上演了一场夺权的内斗剧。
       与公告同时流传的还有一份徐琪的辞职信。这两份公告的流传以及在兑付过程中东虹桥担保屡次违约,令作为东虹桥担保现任董事长的黄家骝,一方面面临指责,另一方面主导徐琪“下台”引发了投资者再次震动。当天下午,投资者再次聚集在金鹿财行位于上海金虹桥国际广场的总部。
       黄家骝现身于投资者见面会现场表示,兼任华瑞银行董事的黄家骝在华瑞银行退股、返还1.5亿本金的事上是其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才获得的,而在回款过程中,由于徐琪做法不当导致股权冻结事件,直接造成投资者利益受损。
       随后,徐琪现身对质,称“快鹿集团的公章仍然在我手上。”
       在徐琪的“辞职信”中,大幅爆料了徐琪和黄家骝对质的核心问题以及快鹿集团在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波三折”。“这部分辞职信暴露的信息中,部分信息是真实可信的。”一位快鹿集团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该辞职信透露,快鹿集团全资子公司业祥投资实际仅持有神开股份13%的股权,另外15%为投票权和收购权,需要在5月中旬支付另外的6.8亿元来完成收购,否则为违约,并且称徐琪在违约临近期,依然无法查看相关收购文件。但是本报记者了解到这属于公开信息,徐琪在一早就已知道。
       在上述情况下,经施建祥,徐琪找到合作方东和昌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和昌集团”)。经谈判,2016年5月8日,快鹿集团和东和昌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东和昌支付9.2亿元控股业祥投资集团,并给予快鹿投资集团收购28%神开股份中“中古瓦娜基金”30%的份额。
       徐琪称,快鹿集团与东和昌集团签订的合约最后有效日是2016年6月11日,因为端午节关系,实际上的有效日期则是6月8日,同时合约履行的主体必须是业祥投资,在没有对方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让收购权。
      “业祥投资必须在未来的第29个月到第32个月无条件承诺以每股28元的价格收购对方6.8%相当于2500万股买回来,28元同停牌前的13.25元相差15.75元,总账面浮亏约3.6亿元。”徐琪说,如业祥投资无能力履约,在6月11日到期日违约,业祥投资的2亿元押金被没收,第一次收购中的5%股份必须无条件零对价归还对方。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快鹿集团资料发现,黄家骝此前系银行人士,自2015年1月13日出任东虹桥融资担保法人代表,并在2015年8月28日同时任上海快鹿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相比快鹿兑付危机事件爆发2周后才走马上任的徐琪可谓快鹿集团的“老人”。

二级市场投资蒸发10亿元
       黄家骝在6月15日的投资者见面会上明确表示,目前快鹿集团的真正有价值的资产仅剩四部分,即快鹿拥有的三家香港上市公司以及神开股份股权。自《叶问3》这张多米诺骨牌引发快鹿系兑付危机爆发之后,其涉及的上市公司股价纷纷重挫。
       快鹿系涉及的4家上市公司中,一家为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另三家为港股,分别为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3月7日至今,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股价缩水逾八成;明华科技股价缩水近七成。而神开股份在“快鹿系”风波出来后蹊跷停牌,两个月至今尚未复牌。
       去年9月,快鹿旗下子公司业祥投资入主神开股份,公司股东将所持8.072%的股份以每股13.5元价格转让给业祥投资;同月,业祥投资增持公司5.001%股份,增持均价10.516元。业祥投资合计持有公司4757.75万股。从此前受让价格及增持价格可知其成本价约为12.36元。神开股份目前股价13.25元,业祥投资仍浮盈4234.4万元。
       去年10月,快鹿集团以每股0.3元价格认购明华科技配售的1.7亿股。目前明华科技股价0.46港元,其投资仍浮盈1536.8万元;今年2月,快鹿集团以类似方式入股十方控股,以每股0.8港元认购1.6亿股,此后两次场内增持,分别增持1200万股、785万股,成交均价分别为2.934港元、3.363港元,合计持股18685万股。以此计算其成本价为0.985港元,目前十方控股股价为0.51港元,兑换人民币后其浮亏约7528万元。
       早在去年1月27日,郎世杰以类似方式入股大中华金融,以每股2港元认购1.41亿股,据了解,郎世杰是代快鹿集团持股;此后,大中华金融收购上海当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45%股份,公司以按每股代价股份3.8港元的发行价发行及配发7180万股代价股份的方式向当天金融支付2.7284亿港元。快鹿究竟持有大中华金融的多少股份并未披露,不过根据现有资料,目前大中华金融股价为0.202港元,本报记者对比复权前后价格后计算出其浮亏约2亿港元,兑换人民币约1.7亿元。
       从快鹿集团对神开股份、十方控股、明华科技、大中华金融的投资来看,其二级市场投资已浮亏,目前浮亏约1.89亿元。3月7日至今,其二级市场投资蒸发逾10亿元。快鹿系持有大中华金融的股份并未披露,根据目前已了解的信息,其持有4家上市公司市值缩水至8亿元。

兑付过程上演“拖字诀”
       在线下理财雷爆频发的周期中,快鹿集团作为2016年较早爆发的大型案件,至今尚未对投资者给出实质性措施,但是对于如何安稳投资者、在兑付过程中应该采取哪些步骤却着实教会了后来的“爆雷者”。
       时间回倒,《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了快鹿集团雷爆之后的危机对付处理方式,发现其规律十分简单,共采取三步,统一两个口径。第一步,成立维权小组称将对投资者兑付事件负责,第二步,召开媒体发布会,借“媒体之口”以最新进展的名义进行所谓的向外发声,更新信息。第三,每次媒体发布会对外宣布的口径经内部协商后再行确定,每次仅仅公布“边缘”消息,对于资产处置状况、兑付方案等核心信息以会计审计、商业秘密等缘由不予透露。
       两个核心口径则是,第一,肯定的态度表示兑付事件一定承诺到底,但是对于最终期限却一拖再拖。第二,对于资产等核心问题坚决不予吐露,以商业机密等理由拒绝表态,内部资产处置以及转移方式以“公开透明”之由行“非公开透明”之实。
       快鹿集团在危机兑付事件中,一直采取的做法还有,推出一位负责应对外界的所谓高层,即徐琪。其他高管只有在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露过脸,此后便隐藏幕后。第二,以专项治理小组、特殊情况先行兑付等多个理由予以拖延。这样的处理方式在后期的雷爆事件中简直成了诸多公司应对投资者的模板。
       “徐琪是用来扛过暴风雨的,要不然在4月金鹿财行就可以直接清算了,现在扛过了暴风雨,徐琪也没啥用了。”一位投资者对于快鹿集团集体逼迫徐琪离职给出上述评论。
       2016年4月6日,快鹿集团发布首份公告,称兑付工作最快在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3月31日前完毕,并且兑付利息在延长期内按照年化6%执行。
       随后在2016年4月13日和4月15日先后表示,作为短期兑付计划,在2016年4~6月筹措1亿元资金兑付给急需资金的投资者。作为中期兑付计划,在7~10月启动正常兑付工作,从50亿元资产包中准备25亿元资产,并将在4月20日之前公布50亿元资产包。
       而上述计划均未在承诺期内完成,首先是短期应急兑付真正启动时间是2016年6月8日的端午节前夕,部分投资者获得了5000元至2万元不等的紧急兑付金额,但是对应这些投资者的真正的投资金额却在5万元至20万元之间。“真的是资金不够,我们也没有办法。”一位快鹿集团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4月20日公布50亿元资产包当天,快鹿集团再次发布《关于延迟公布50亿元资产包的情况说明》,并将资产包公布时间推迟至4月28日。随后在4月25日公布的资产包也仅仅是显示了三类资产金额,并没有披露详尽的资产,其中包括对外投资部分评估值21.82亿元,房屋产权部分评估值3.36亿元以及债权部分评估值25亿元。
       距离中期兑付以及正式开启兑付时间点7月1日仅剩两周,但是从目前快鹿集团所拥有的资金以及资产变现过程中的重重阻碍来看希望渺茫。“快鹿手中拥有1、2亿元的资产面对100亿的兑付窟窿几乎不太可能。”一位投资者如是说。


       88财富温馨提示:了解更多金融热点资讯和投资理财,请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科创金融。

       免责声明:本文章与图片均来源于互联网,88金融超市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涉及到版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删除其内容。)


文章导航

注册88财富马上送1888元理财红包

400-165-1818

人工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09:00~20:00

周六至周日 10:00~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