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财富网

银联新掌门密会支付六大佬 兄弟们要有冤申冤

作者:         来源:         阅读量:323         发布时间:2015-06-01 00:00:00         分享到:

“银联躺着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12月6日,银联新任掌门人时文朝邀请六大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一把手”、“二把手”座谈时说。这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位参会人士处获悉的。

  “今天召集兄弟们来开会,就是让大家有冤申冤,有苦诉苦!”时文朝开场语引来与会的中国支付界诸位元老一片笑声,时文朝原本打算一家一家公司亲自前去拜访,后因时间缘故作罢。

  “可以说,这些人是掌管着中国支付界近半壁江山的核心人士。”前述人士称。据他介绍,参会者包括汇付天下的周晔和刘钢、快钱的关国光[微博]和王亮、杉德的茅圣宾和陈相斌、通联支付的兰奇和曲长国,卡友的上官步燕和蒋晓谷以及富友的陈建和康建明等。

  这,还只是银联转型的起点。

  “市场化”的基调下,银联组织架构和机制都会相应变动。“以后银联没有管理部门,统统都是服务部门。”时文朝说。

  不与“民”争利

  空降银联前,时文朝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在其领导下,以注册制为核心的银行间市场变身债券市场主板,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推动中国债券市场质变并奠定自己的主流地位,成为市场化管理方式战胜行政管制的范例。

  银联市场化新战略规划已启动,近日成立“组织架构完善和机制优化”工作小组,为适应新战略需求而调整组织架构,改革运作机制,通过新考核激励方案推动前、中、后台配合。

  时文朝正在对银联做系统的调研,调研针对不同层级,包括领导、员工、内外部、中后台。而此次会议,正是时针对外部机构的调研行动之一。

  时文朝对银联给出的新定位是服务型组织,“银联转型的方向是做好支付领域的基础服务,提供开放平台,让更多的主体愿意通过银联进行转接清算,共同将银联卡的产品与服务带给持卡人。”

  时文朝在上述会议上对诸位第三方支付机构高管称银联以后是做平台,不会与“民”争利,“银联搭建一个大平台,将业务、产品和接口全部开放,所有通道开放给所有机构使用。”

  时文朝为银联制定的新战略是要保持其规则和标准为市场、为行业所接受,但不再是以红头文件和处罚的行政逻辑。“以后原则上银联都不再印发红头管理文件了。但规则是必须的,卡组织如果没有一个既定规则,岂不是要乱套了。”

  希望银联勿用“老规则”处罚“新市场”

  据参会的第三方支付人士透露,在上述座谈会上,他们除了希望银联的处罚能够更公平更透明,更希望在新市场环境下,银联作为居中协调的产业核心,在沟通协调机制和利益分配机制上能更多倾听来自第三方支付的诉求。

  一位参会的第三方支付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从今年三季度开始,银联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追偿”力度明显加大,“新政实施需要给我们适应的过程,需要有协商机制。”

  因此他建议银联吸纳第三方支付公司参与银联业务规则的制定,“至少能让我们旁听发表意见。作为卡组织,银联有责任推动建立更加合理的银行卡利益、风险共担机制,而现状是发卡行不管,所有的风险都一边倒由收单机构来承担。”

  也有第三方支付高管在会议上表示,希望银联不要用“老规则”来处罚“新市场”,而应配合第三方创新。

  “说白了,银联大多数规则的投票权都在发卡行手里,第三方支付机构没有。另外银联总部负责运营的人太少,导致沟通和落实事情较为缓慢。”

  对于上述吐槽,银联参会高管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银联业务管理部门从本月开始,每个月都会定期向成员机构公开通报包括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内的各个机构的“违规约束”金额和明细。

  时文朝在会上也明确表示,银联将不断改进工作方法,为银行、非金机构、商户和持卡人做好服务,“以后银联的部门名称可能都要从‘某某管理部’改为‘某某服务部’。”

  时文朝还称,将重新审视与银行卡产业发展相协调的规则和标准,与包括非金融支付机构在内的产业各方共同完善,解决非金机构反映的问题,以市场化而不是行政化的方式树立银联作为卡组织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同时也希望非金机构尊重和维护银联的品牌权益,遵守银联的各项规则和标准。

  当然,规则的完善与调整也绝非一日之功,时文朝笑言,“也请支付机构的兄弟们给我们时间”。

  联手应战新支付

  此前,银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博弈”被炒得沸沸扬扬,其实双方之间除了利益冲突,还有更深的利益依存和共享关系。但历史是神奇的,银联“收编”第三方支付的舆论“危机”,最终或将被另一场更大的“危机”所拯救。

  目前,第三方支付所面对的最大问题,并非银联的处罚,而是以互联网支付和移动支付为代表的新兴支付的扩张狂欢。

  据了解,座谈会上,各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一致坦承,因为线上支付领域没有统一定价规则,支付宝[微博]凭借其有存款优势给出的价格更低,而现在微信“杀入”线下更导致手续费可能降至0,这种情况下第三方支付机构别说赢得市场,就是生存都变得越来越困难。

  “现在无卡支付的替代效应发展很快,我们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银联。银联要是靠不上,我们就只好自己去拼命了。在新兴支付领域,我们跟银联在同一条船上,都不希望被革掉。”一位第三方支付高管称。

  因此多家第三方支付都表示,“不希望被支付宝或微信给灭了,我们自己再造一个支付宝或者微信不可能,只能抱团依赖银联”。他们建议银联与第三方支付在卡基支付之外,应该有更开放和大胆的合作。

  毋庸讳言,时文朝和银联历任高管一样都出身央行。不过在时文朝接手之际,中国银联已由央行支持下的资源独享进入到后联网通用时代,央行的政策也更趋向鼓励创新与合作。时文朝接手之后,能否再现其此前引领的监管创新风气之先和市场化变革尚待时日检验,如何推动“传统”的银联体系转型、同时响应并协调产业各方的合作诉求,都在考验时文朝的商业乃至政治智慧。

  不过,至少对于参加座谈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已经感受到银联行事方式的悄变。除了时文朝听取意见的调研会之外,“现在对重点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联要求服务代表每周都沟通,定期上门拜访,专人制定沟通计划表,随时了解其需求与意愿,通过内部周例会及跨部门沟通协作机制,满足其合作要求。”前述银联人士称。


文章导航

注册88财富马上送1888元理财红包

400-165-1818

人工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周末请于工作日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