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财富网

存贷通| 债务融资| 取消存贷比

核心资本充足率与商业银行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阅读量:495         发布时间:2015-06-01 17:28:30         分享到:

      商业银行是金融体系的核心,也是经济社会得以稳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2008 年,美国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短时间内迅速席卷全球。由此导致世界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的商业银行破产倒闭潮,其中尤以美国和欧洲国家为甚。世界经济发展因此遭遇重创并出现长期萧条。为应对危机,各国政府及相关监管部门对现行监管政策进行了全面审视,以求通过对监管标准的重新修订以约束银行业的经营行为,更好地保证金融系统的稳定。危机爆发前,美国许多商业银行的经营普遍存在杠杆率过高的特点。此外,美国鼓励金融创新,因此监管部门对于银行业的创新行为大都采取容忍态度,致使外部约束措施欠缺,各种金融产品不断涌现,由此积累了巨大的金融泡沫。本轮危机爆发后,以美国和欧洲国家为首的众多金融机构相继迎来“去杠杆化”时期。如何有效约束银行业经营行为,更好地促进经济增长成为各国金融协商以及学术界重点关注的问题。

      核心资本充足率是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经营考核中最为重要的指标之一,也是银行抵御风险的重要支撑机制。各国的监管条例也普遍将其作为商业银行稳健经营的主要监控内容。有关银行监管的制度选择,大多数国家都以巴塞尔协议作为主要参考标准,并根据各国具体情况进行适当的修订和调整。1988 年出台的巴塞尔协议Ⅰ中规定,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低于8%,核心资本充足率不低于4%。这项规定最初只是作为十国集团的监管标准,由于具备操作性强的特点,后期迅速成为世界范围内商业银行监管中的核心参考条例。1995 年,中国出台了《商业银行法》,并参考巴塞尔协议的标准将资本充足率和核心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标准设为8%、4%。2006年,巴塞尔协议Ⅱ发布,中国在综合巴塞尔协议Ⅰ、巴塞尔协议Ⅱ的基础上继续参考2004 年颁布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即“旧办法”)的有关规定。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各国尤其以西方国家为代表,普遍将如何约束商业银行的创新行为以有效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作为重要突破点,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对资产质量进行优化。2010 年,巴塞尔协议Ⅲ发布,新协议对监管内容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为了提升商业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中国银监会也曾在2009 年对最低资本充足率的规定进行了调整,并明确提出对商业银行采取分类、动态的监管模式,大型商业银行和小型商业银行的监管标准要进行适度区分。2013 年1 月,中国正式实施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以下称“新办法”),2004 年的“旧办法”同步废止。“新办法”参考了巴塞尔协议Ⅱ和巴塞尔协议Ⅲ的内容,并以此为基础进行了调整。其中,有关资本充足率的规定: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6%,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此外,“新办法”引入了有关储备资本以及逆周期资本的规定。

核心资本充足率与商业银行

      中国监管当局坚持审慎监管的理念,以求最大程度降低商业银行的经营风险,因此对核心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标准在不断提升。在现行监管标准下,国内大多数商业银行都面临着资本补充压力。此外,由于存在众多历史性及制度性因素,中国商业银行普遍存在资产质量较低、结构分布不合理等问题,缺乏持续性的资本补充机制。近五年来,银行业通过外源融资的办法补充资本的数额已超过1.33 万亿元(刘士余,2013)。中国银行业在金融危机后的资产规模出现了急速扩张,大量信贷资产的投放在助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积累下了潜在的风险。目前中国商业银行面临着资产规模及利润增速双下滑的局面。在经济下滑压力加大的背景下,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风险、影子银行等众多问题不断突出,商业银行与众多高风险行业的密切关系更是为银行业的发展积累了众多的不确定因素。国家经济发展需要金融业的支持,金融系统尤其是商业银行的稳定是经济健康发展的前提保障。今后对商业银行的监管不应只将是否达到数字条例的规定作为重点,在约束商业银行经营行为的同时也应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给予商业银行更多的创新空间及动力,并逐步建立持续性的资本补充渠道。

文章导航

注册88财富马上送1888元理财红包


400-165-1818

人工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09:00~20:00

周六至周日 10:00~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