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财富网

“一带一路”顶级思考 未来35年改变中国和世界大格局

作者:         来源:中国联合商报         阅读量:275         发布时间:2015-02-17 10:36:25         分享到:

“一带一路”顶级思考 未来35年改变中国和世界大格局


在2015年,“一带一路”将从顶层战略构想阶段正步入务实合作阶段。据新华社报道称,由我国制定的“一带一路”规划已基本成形,将掀开面纱。“一路一带”的规划现在已经走到审议阶段,公开版可能很快就会公布。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1月17日出席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财经中国2014年会”时表示,“一带一路”可以叫新35年(2014年-2049年),是改变中国和世界的大格局。


“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截止到2014年底,这个合作倡议已得到沿线50多个国家的积极响应,开启全新的国际合作。同时“一带一路”也将构筑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一体两翼”,在提升向东开放水平的同时加快向西开放步伐,助推内陆沿边地区由对外开放的边缘迈向前沿。


一、战略规划发布需要经过一个过程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秉承开放包容的丝路精神,不限国别范围,不是一个实体。这不仅是中国自身的战略构想,更是沿线各国的共同事业—契合沿线国家的共同需求,为其互补互利互惠开启新的机遇之窗。


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总体思路,规划将侧重顶层架构,不会出现一些市场期待的过细部署。此后,有关部门和地方会根据规划的思想,进一步出台有关的配套落实措施。


“规划的公开版可能很快就会公布,公布之后说什么都可以,公布之前说什么都不可以。公布以前说对了是泄密,说错了那就是误导。”张燕生向《中国联合商报》等媒体记者表示,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不要关注规划有没有公开更重要的应该是讨论“一路一带”这个大战略应该“做什么”。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主任、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吴宏伟也在“财经中国2014年会”上表示,一般来说,一个国家战略肯定要经过反复论证,提出比较成熟的方案再公布,况且这次“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涉及到五六十多个国家。


“‘一带一路’战略由国家领导人提出倡议,然后由各个单位进行论证、设计,并和相关国家进行沟通。这与以往有非常大的区别。”吴宏伟表示,我们国内也是第一次提出这样的办法,合作领域这么多的战略,由倡议变成战略规划并发布,需要经过一个过程。


张燕生坦言,“一路一带”让其想到邓小平30多年前说过三句话。第一句话,中国的开放是三个方面的开放,包括对发达、转型中、发展中国家。中国需要西方的技术、西方的人才、西方的资金。因此,中国前30多年开放的重点针对西方发达国家。


“邓小平讲大家一定不要忘记我们是三个方面的开放,所以‘一带一路’战略,无论是海上的丝路还是陆上的丝路,沿线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张燕生表示,中国人喜欢用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是统筹三个方面开放的战略。


第二句话,邓小平讲了两个大局,一个大局是东部沿海,一个大局是中西部。张燕生表示,“一带一路”战略,无论从广西、云南向东南亚走,还是海上丝绸之路南翼往东南亚;往新疆那边的中亚走,往西藏那边阿拉伯地区走,到达的就是西亚、北非。这其中的战略核心带和重点地区主要还是中国的西部地区。


在张燕生看来,“一带一路”实际是举全国之力支持发展的大格局,包括东中西协调,长江经济带、京津冀经济带。主战场西部地区是平台、窗口和桥梁。从这个角度来讲,邓小平30年前讲的,对外叫开放,对内是改革。因此,“一带一路”,实际上就像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广东自由贸易区、福建自由贸易区建设一样,都是要处理好改革与发展的关系。


“所以,‘一带一路’可以叫新35年(2014年-2049年),改革中国和世界大格局,中国和世界的大战略。”张燕生说道。


这一说法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观念不谋而合。他也在1月17日的“财经中国2014年会”上指出,“一带一路”是中国未来30年最大战略。


多名接受本报采访的专家认为,作为中长期战略,一带一路的重心是基建互通,其次是经贸合作,进而推动沿线国家发展。这既有利于全球经济的复苏和发展,也有利于中国,同时为沿线国家的发展和赶超带来新的机遇。


二、未来中国30年最大战略


2014年11月8日,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APEC会议上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投资公司(下称丝路基金),以提供强大资金支持。这一牵连起亚太、欧洲、非洲等多个经济圈的重大战略,将继续在2015新的一年里有条不紊地推进,打造世界上最长、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大走廊。


“我始终认为,中国未来30年不会提其它战略,‘一带一路’就是我国最大的战略,这个战略会使中国的企业走出去,提升中国的影响力以及中国的软实力。”魏建国认为,“一带一路”是一条共赢之路、合作之路,不仅仅是文化和宗教方面,更重要的是能够把让整个世界大同,是全世界人民的福祉。


公开资料显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路线为:一条北线,北京-俄罗斯-德国-北欧;一条中线,北京-西安-乌鲁木齐-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匈牙利-巴黎;一条南线,北京-南疆-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


“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包括东盟10国;南亚(6国):东帝汶、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西亚(8国):伊朗、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科威特、伊拉克、阿曼、也门;东北非(7国):埃及、坦桑尼亚、肯尼亚、苏丹、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索马里。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一带一路”沿线53个国家、94个城市,包括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港口城市是‘带一路’的首尾相接之处,一带一路到此闭合成为一个圆环。”魏建国认为,未来沿着“一带一路”将会有更多区域合作。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也就意味着将来中国与东沿线国家在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实现互联互通,这将带动我国与周边国家对外开放实现一个新的历史性突破。


魏建国认为,“一带一路”的重大意义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负起责任的时候,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大的可供选择的一个余地。中国下一步所发挥得作用,以及中国补足自己软实力,更需要让整个世界通过中国的崛起搭便车,共享中国的发展,同时也要稳固中国的战略机遇期。


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钱洪山在2014年12月26日的活动上表示,“一带一路”是亚洲腾飞的两大翅膀,以经济合作为主轴,以人文交流为支撑,以开放包容为理念,通过实施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积极主动地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巴基斯坦计划发展部部长阿桑·伊克巴尔也在去年北京举行的APEC上表示,“一带一路”构想内涵丰富,涉及投资、经济特区等领域,该战略将缩短陆地及海上的交通里程,便利货物运输,提升物流水平,“一带一路”倡议承载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梦。


“如果说古丝路促进了东西方不同文明、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那么当下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是要通过构建现代化的公路、铁路、航空等全方位多维度的交通网络,助力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实现互联互通。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可以说是打通欧亚大陆东西方的大项目、大手笔。”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胡多别尔基·胡里克那扎尔在去年11月北京举行APEC表示,通过这条现代的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将如同人体的血管那样紧密联系起来,共享中国强劲的发展动力,获得共同发展的机遇,实现共同繁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在“财经中国2014年会”期间高速《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实际上中国的“一带一路”,从整体的经济政策上面,给全球创造了一个新的榜样,也得到了充分的认可。


三、地缘政治冲突带来挑战需国家间推进机构补位


漫漫丝路,泽遗百代。古丝路促进了东西方不同文明、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一带一路”倡议顺应了时代潮流。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主流趋势,在经济一体化潮流的推动之下,各种多边经济合作机制不断涌现,跨境跨区域合作成为新时代的重要特征。


“如果地区安全得不到保证,欧亚地区国家相互之间不能理解,我们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就是一句空话。”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主任、上海合作组织(下称“上合组织”)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吴宏伟1月17日在“书写改革信心”财经中国2014年会上提醒道。


1.地缘政治带来挑战


“一路一带”经济带沿途的国家具有良好的自然禀赋,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并且经济结构、资源的互补性较强,自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构想以来,各方基本上达成了共识,明确了建设方向。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所研究员张凯此前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体现了中国大国外交的主动性,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创造比较好的条件。吴宏伟也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表示,目前的“一路一带”战略,我国处在非常有利的条件之下。


“一方面是中国的国际地位跟过去比有了很大提高,经济影响力也有了很大的扩展。我们参加国际会议,不管是到中亚国家还是到其它地区参加国际会议,明显感觉到参会的代表都非常愿意听中国的情况介绍,听中国的经验介绍。”吴宏伟表示,在“一路一带”建设这方面基本上机遇大于挑战。


目前在“一路一带”沿途已经取得阶段性的前期经济合作成果。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优先区域在中亚地区,原因在于经过二十余年的合作、经过上合组织十余年的推进,中国在中亚地区具有一定基础,已建立起能源通道,以及铁路、公路、航空通道,电信网络也在洽谈。


“但整个欧亚地区现在面临着一些地缘政治的挑战,关系非常复杂,宗教问题、民族问题都交织在一块儿,确实给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带来了很多挑战。”吴宏伟表示,如果地区安全得不到保证,欧亚地区国家相互之间不能理解,“一路一带”建设就是一句空话。


挑战首先体现在文化方面的交流。吴宏伟坦言,文化的沟通非常重要,“一路一带”刚提出的时候,甚至很多专家、学者很不理解,所以只好做很多解释工作,比如像哈萨克斯坦每年都开宗教大会,把不同的宗教请到一块儿进行沟通、了解,这方面还需要不懈的努力。


另外,“一带一路”面临地缘政治风险是必须考虑是部分,而这又集中在安全领域。比如在巴基斯坦,“一带一路”规划面临的地缘政治风险就不容忽视。作为中国在南亚的战略支点,巴基斯坦在“一带一路”规划中无疑将发挥重要作用。但当前巴基斯坦的安全形势并不令人乐观,相关国家政策和未来发展亦存在诸多隐患。


分析人士指出,在当前及未来一个时期,中亚、南亚、东南亚等“一带一路”经过的地区,不仅安全局势日趋严峻,一些国家的政治过渡和社会转型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这些将对“一带一路”规划的实现构成更大挑战和阻碍。在外部环境安全因素不确定的情况下,要实现“一带一路”规划,无疑对具体政策提出了更高要求。


另外,是贸易上的阻碍。在推进经济一体化过程中,沿途众多国家贸易利益不同,政策也不同,其中也存在众多阻碍。资料,显示“一带一路”战略涉及众多境外国家,经营环境复杂,给中资银行的经营带来新的挑战,同时面临的国别风险、金融监管风险等隐患也不容忽视。


“由于不熟悉国外商业习惯和法律环境,不少中资企业往往面临合同泡汤等商业风险。”中行贸易金融部总经理程军表示,中国企业境外融资更多依托的是香港资本市场,这使得企业始终面临高成本困扰,缺乏国际认可度,中资企业在境外资本市场直接融资也面临相当多的政策限制。


2.国家间推进机构需补位


面对建设“一路一带”的挑战,吴宏伟告诉表示现目前尚且缺乏一个强力的推进机构,把相关国家都联系和组织起来。


作为跨地区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构想,上海合作组织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系、其将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应发挥怎样的作用、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应该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些也是相关各国普遍关心的问题。


上合组织秘书长梅津采夫表示,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建设紧密契合了本地区互利合作发展的共同需求,受到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高度重视。


“相比上海合作经济合作,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更大宏伟更富远见更加宽广的计划,两者之间不是互相替代的。”吴宏伟认为,虽然在内容上两者都包含经济合作的内容,但在功能上并不是互相重合的,上合组织为一路一带的建设奠定了基础,提供了物质、法律的保障。


有分析人士指出,上合组织是本着“互信互利、平等协商”的原则,通过共同签署的一系列条约、协定,建成了地区性制度安排,是一个正式的国际合作组织。丝绸之路经济带则需依靠构建共同市场和利益共同体的凝聚力,以区域经济发展带来的机遇吸引相关国家参与,以俱荣俱损的使命感形成合作基础。


吴宏伟认为,上合组织成员国所在地区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地区,是丝绸之路重要的交通走廊,也是非常重要的市场和能源地区。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中亚国家基本都采取支持的态度,各国都希望借此发展经济,只要不威胁到国家主权,都是支持的。


上海合作组织自2001年成立,经济合作就是一个重要的内容,到如今已经取得了很多的进展。这些进展为一路一带提供了建设基础和先行的经验。


吴宏伟指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相对于上合组织,欠缺的是没有完善的组织形态,没有一个能把相关国建联系起来的组织,“虽然我国在国家的层面上是有组织协调的,在国际国内也召开了不少的研讨会,但相关国家都联系起来组织起来的组织还没有。”


“丝绸之路经济带需在欧亚非三大洲范围内共同建设与共同发展。”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洁勉认为,这个过程需要摒弃欧亚地缘重心论、零和思维和冷战思维,需要从更大地域和更多领域的多边合作角度进行总体思考和总体设计,具有超越地缘战略和地缘政治的合作共赢性质。


文章导航

注册88财富马上送1888元理财红包

400-165-1818

人工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周末请于工作日来电